【色欲魔王】(12)【作者:bbzyf】   都市激情 
字数:12499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 012将来的计划

  前言:之前看到有人说写到猎奇的部分不太喜欢的,但是也有说喜欢的。总而言之,众口难调。再加上这篇文章算是我的随性之作(我是个兴趣使然的英雄……呸……H书写手),那就让我任性一下,由着我的性子来吧。不过以后,如果内容有什么猎奇的部分,我会在文章开头提示,不喜欢的可以跳过。

  其实我不是很擅长写一些奇奇怪怪的能力,但是既然是色文,又不想太花力气,这种设定就很必要了。不过这些奇怪的能力,全都要自己慢慢想,前面想的不周到了,到后面为了情节合理就又要自己开始加,所以总觉得会看起来奇怪。但是既然已经写了,那就只能硬着头皮写下去。而且,大部分人应该都是来看肉戏的,或者看肉戏中的男男女女的表现之类的,色文嘛,剧情要服务于肉戏(正经)。我又不是要写什么旷世巨著,我写的开心,大家看的也开心,那就行了。
  对了,如果大家有什么特殊的要求,可以在我最新发布的章节中回复,我平常没事也都会查看。若是有什么特殊要求,比方说什么特殊的『玩法』,特殊的能力设定,特殊的肉戏对象之类的。好吧,说的简单点,如果你们有什么特殊的要求,想要让主角干什么样的女人(真的存在的名人,或者假想的什么圣母、神女之类的),怎么干,那就提出来。反正这是篇主角无敌的色文,只要不是违反论坛规定的,我都可以尽量满足大家。

  最后,虽然说剧情什么的根本就不重要,但是也总不能一点都没有吧,要不然这就不是都市题材,而是家庭催眠题材了(笑),所以呢,我得给主角加个宿敌(肉山大魔王)之类的,能力上当然要比主角强,最起码也要旗鼓相当,要不然还算什么宿敌!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  「昨天凌晨,本市万寿路XXX号发生天然气管道泄漏,造成爆炸,并造成多人死亡,具体人数仍在统计中。」酒店的套房内,电视里的播音员用颇为严肃的声音,报道着,「有关部门已经介入调查,并在本市展开天然气管道安全调查工作,相关信息请关注我们的后续报道。」

  「爆炸?」张研飞听着电视里的新闻,不由得嗤笑了起来,转头对着一旁的王娟说道,「昨晚上我记得除了枪声,哦,还有叫声之外,那边没什么爆炸的声音吧?」

  「是……主人……啊……」王娟立刻回答,随即发出一声呻吟,将手按在了正在趴在她胯间舔舐的陈思羽的头上,似乎想要阻止她一般。但是这根本无济于事,她只能发出声音更大的呻吟。

  陈思羽正趴在王娟的胯下,右手的两根手指插入她的阴道中不停扣挖着,修长并修剪整齐的指甲不时剐蹭着阴道里那娇嫩的壁肉,刺激着里面分泌出更多的淫水。而她的嘴唇也覆盖在王娟的阴唇上,舔舐着她的阴户。时而还会咬住她那穿在阴蒂上的环,极尽挑逗之能。听到王娟的呻吟,她感到口中吮吸的淫水更多了,王娟越是用力按住她,她就舔舐的越发起劲,让王娟浑身颤抖不已。

  「哼,狗屁的安全检查,恐怕是全城搜捕吧。」张研飞听着王娟的呻吟声,享受着跪在他脚下那对姐妹花中妹妹的口舌服务,笑着说道,「昨天晚上我虽然把罗家的人都切成碎块,不过到底是容易辨认。只要知道罗家昨天晚上有几个人在,就能看出来少了两个人。罗佑明倒是不用担心,就算他们找到了也认不出来的。倒是你……」

  「请主人放心。」陈思羽听到张研飞的话,抬起头来,嘴角还滴落着淫水,也不擦拭,「就凭那些人,如今可抓不住奴下。」

  「那倒也是。」张凡点了点头。

  昨晚,在将罗佑明改造成一个女人之后,张研飞当场就能感觉到,那份跟随着自己身体而存在的业力被消去。业力消去的同时,他的魔力有了极大的恢复,甚至比起他过去半年所获得的魔力量还要多。

  而在这种情况下,本就素质极为出色的陈思羽,在张研飞的直接契约之下转化为他的奴隶,起本质的改变相比起当初签约王娟的时候可是极为不同的。虽然说王娟被张研飞花了大力气来改善体质,如今即便是陈思羽也比不上她。但是陈思羽极为优秀的素质,再加上张研飞刚刚恢复了不少魔力,在签约之后,她就直接转化成了半邪灵的存在。要知道王娟当初走到她这一步足足用了三个多月的时间。

  显然,这还不是张研飞的完全状态,如果他能够恢复到色欲魔神的巅峰……不,只需要巅峰一半的水平,若是签下了陈思羽这样素质极佳的奴隶,那陈思羽将会立刻被转化为完全体的邪灵,并掌握身为邪灵之主的所有权能。

  看来,张研飞的魔神之路还有很长一段距离要走。

  「不过主人,奴下有些担心。」高潮后的王娟,抬起头来,「罗佑明即便是被找到了也无所谓,但是思羽却不同,认识她的人一眼就能看出来。难道主人要她藏起来。」

  「嗯……」张研飞考虑了一番,顺便双手按住正在吞吐他肉棒的小丫头,将一泡浓精射入她口中,「藏起来倒也是个好主意,不过倒不用那种完全见不得光的躲藏。嗯……有些事情你倒是可以帮我做做,到时候由你来抛头露面,也是个不错的选择。」

  「主人打算让奴下做什么?」陈思羽问道。

  「昨晚恢复了不少的魔力。」张研飞踢开脚下的丫头,「这本来是件好事。但是恢复了不少魔力之后,我的感知力也有所上升。昨晚我发现,这个世界可不像我之前所感知的那样。最起码,跟我相同的存在还是有的,我们还不是独一无二的。」

  「……」听到张研飞的话,王娟和陈思羽两女都有些惊讶。

  身为张研飞的直属奴隶,她们所知道关于色欲魔神的事情更多。包括几千年前的阿斯莫代到底是如何战败身死的,以及当年跟地狱作对的敌人到底有哪些。在她们所获得的记忆中,阿斯莫代虽然无比强力,但是同样的,能够跟阿斯莫代为敌的,无一不是神通广大的存在,那些存在一个都不好惹。

  「主人的意思是……」王娟已经差不多明白张研飞想要做什么了。

  「不错,我要早点找齐七十二个邪灵之主,然后再次将我的邪灵军团建立起来。」张研飞点了点头,说道,「可惜了我的佩剑和战旗,如果能找的话……七十二个邪灵之主如果凑齐,便能让我威力最大的权能能够施展。而且只有找齐了七十二个邪灵之主,我才有可能完全恢复到魔神的巅峰状态。」

  「不过这个可不好找啊!」陈思羽想了想,说道,「奴下听姐姐说,主人在找到奴下之前,跟签下姐姐之时,已经有一年半的时间了。这么长的时间只有贱奴和姐姐两人,这想要找齐,可要费工夫了。」

  「是得费一点功夫。」张凡对着不远处正在看着手机的双胞胎的姐姐招了招手,将她搂入怀中,一边把玩一边说道,「还不是因为我的魔力太弱了,距离太远就无法感知。虽然昨晚恢复了不少,不过现在还是没法将感知距离扩大多少。每签下一个邪灵之主,我的感知力就会恢复不少。若是能签下二十个,那我就能获得很大的提升,最起码像顺天这整座城市,都在我的感知范围之内了。」
  「那主人想要奴下做什么?」陈思羽听到张研飞的话,问道。

  将怀中的小丫头挑拨的春情勃发,张研飞抱起她,肉棒插入她的体内,也不抽插,就这么整根顶在里面,感受的阴道肉壁厮磨肉棒的快感:「当然是要你帮我找女人了,只不过那些若是被我操过了却资质不够的女人,若是放出去总归是件麻烦事,再加上现在的局势,总会查到你跟我的关系,到时候也是件麻烦事。我得想想,看怎么安排才好。」

  「那奴下就等着主人的吩咐。」见张研飞如此说道,陈思羽就不再担心。她再次趴在王娟的身上,两人深情亲吻起来,下体更是双腿交缠,两个泛着淫水的阴户互相厮磨着,互相感受着快感的侵袭。

  「主人。」被张研飞肉棒插入的丫头,即便是张研飞没有抽插,也获得了高潮,面上春潮泛滥。

  这对双胞胎姐妹,姐姐叫做赵悠然,妹妹叫做赵悠含,都是18岁的年纪,去年九月才刚刚进入中戏表演系的一年级,听说打她们姐妹俩主意的人还不少,这才上学一年不到的时间,就已经有许多的导演和投资方找到她们,说是看中了她们姐妹俩,希望她们能演出。当然,这个所谓的看中是要付出代价的。

  不过姐妹俩本就洁身自好,而且家教极严。虽然说选择了这条路,将来是免不了要走上潜规则的道路的。但是这姐妹俩遇到了张研飞,那可就不一样了。不过,或许也不是不一样,不过最起码将来她们也是被张研飞一个人『潜规则』,而不用去服侍那形形色色,其中不乏恶心至极的男人了。

  如今,这姐妹俩也已经被陈思羽签约为奴隶,唯张研飞马首是瞻了。

  感受着高潮余韵的赵悠然见张研飞谈完事情,便将之前一直拿在手里的手机举了起来,放在张研飞面前,语带讨好:「主人你看,这是贱奴这一届的同学,主人看看可有看得上眼的吗?」

  没错,赵悠然如今已经成为了张研飞的奴隶,正在努力向自己的主人讨好,『推销』她的同学。她刚才已经甄选过一遍,将那些她看不上眼的人全都给剔除了。剩下的全是她感觉不错的,其中不乏跟她关系十分要好的朋友,当然也有跟她关系很不好的人。对于现在的她来说,一心一意服侍好张研飞才是头等大事,其他的一切都显得无足轻重。

  「这个不行。」张研飞顺着她的手一张一张的翻过手机中的照片,并一一做出点评。

  「这个还凑合。」

  「这个……这个一看就是平常被操的多了。啧……这才上学一年不到,看她的面相,估计都有七八十个男人上过了。看来人说演艺圈里面都是婊子和渣男,那是一点都没错了。这都还没拍上戏呢,屄都快被人捅烂了。」

  「主人说的是。」赵悠然笑嘻嘻的说道,「这个贱货可是咱们年纪有名的交际花,上次我还亲眼看到她跟几个五十几岁的老男人上宾馆开房。那几个老男人还拍了视频传的全校都是。她倒也无所谓。听说班主任找她,她吞了班主任不知道多少的精跟尿,这才没把她开除。」

  「哈哈哈,继续看吧。嗯……这个还不错……」

  「不行。」

  「好……这个很好……」

  最终,赵悠然不仅仅连跟她同届的,包括整个中戏都有名的那些校花啊之类的,全都给张研飞看了一遍。期间张研飞也是在她的子宫中射出巨量的精液。
  最后,张研飞在这么多漂亮女孩当中,选中了七个人。打算下午由悠然和悠含俩姐妹去邀请她们,就说一个愣头瓜脑的有钱人想要『认识认识』演艺圈的未来之星,而且还会给出丰厚的礼品作为回报。当然,最终这些被受邀前来的女孩没有一个能逃得过张研飞的肉棒插入的。

  王娟的这次公务是跟顺天市洽谈一桩公务,关于危险品运输资质的审核等一系列问题。虽然事情并不算大,再加上王娟的公司早就在国际上获得了危险品运输的资格,所有的审查全都合格,不过天朝办事的手续何其繁琐,因此也是花费了整整一周的时间。

  期间,王娟那漂亮迷人的气质,以及她不自觉间所散发的魅惑气息,也不知俘虏了多少人,很多人也是打听清楚她的丈夫只不过是个吃软饭的小白脸,甚至还有人打探到,到顺天的第一天,张研飞就泡上了中戏的一对姐妹花,而且还堂而皇之的将她们带入了他跟王娟所住的酒店套房里。更有甚者,那些对王娟非常上心的人打探到,第二天张研飞更是包下了另一间总统套房,带着八九个中戏的女大学生开起了无遮大会,而且还花了很多钱买了很多高档的提包、化妆品之类的送给这些学生。他们早就已经查清楚张研飞就是个毫无背景的普通人,所花的钱全都是王娟给他的。

  所以这些人是将这些事情,有的更是神通广大,拍到了张研飞正在跟一个女孩交媾,一旁还有许许多多全身赤裸的女孩在加油助威的视频,拿到了王娟的面前给她看。之后便劝王娟甩了这个混账。有的人甚至拍着胸脯保证,自己有办法让张研飞离婚之后一毛钱都拿不到。当然,目的都是要追求王娟了。

  而面对这些证据,王娟是露出了一副泫然欲泣的委屈模样,但是最终却都拒绝了这些人的『好意』。这让这些人全都诧异非常。妈的,都这样了,照片视频什么的全部都有,一看就知道是真的,但是这个傻女人居然还不放弃那个可恶的小白脸,真不知道这么傻的女人是怎么把公司做大的。

  这段时间,整个顺天几乎都是处于戒严的状态。毕竟张研飞和王娟两人在万寿路这么个重要的地方做出了惊天大案,虽然最终被用天然气管道泄漏、爆炸的由头糊弄过去,倒是让普通的老百姓相信了。但是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的那些人自然不可能就这么算了。这件事情对他们来说,那是一定要调查清楚的。这么重要的地方所住的一家人,居然就这么被人明目张胆的虐杀了。而当时在现场的人更是一个活口没留,全都被灭口了。甚至现场,包括街道上那么多全方位监控的监控探头居然在那段时间集体失灵。这背后到底是什么势力做的,实力之大也是让上面的人感到害怕。毕竟这要是找到自己身上来,那可不得了。

  罗家的人被全部杀掉,罗家四个女儿的丈夫家也都是有身份地位的家族,倒是好解释,也能让他们嘴巴严实,不把消息外传。但是当时死了二十多个武警,这可就不太好处理了。毕竟这些武警也有家人,现在消息或许能暂时封锁,但是终有泄露的一天。在这件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的现在,为了不引起恐慌,只得编造了一个因为打击毒贩而牺牲的谎言,每个人家中都发了丰厚的抚恤金,就是为了封口。

  但是这些动作当然是不够的,这边做着善后工作,那边已经开始全市封锁,机场、火车站、高速路口,只要是能够进出顺天的所有路口,全都是派了人严格盘查。

  如今他们所知道的消息并不多,而且现场所残留的信息非常少,指纹全都是只有罗家人的。倒是有一套看起来应该是陌生人所穿的衣物,但是经过警方的鉴证科调查之后,那套衣物上根本就没有残留过任何痕迹,不管是人的皮肤、汗液或是分泌物,一概全无。这让他们疑惑的同时,也是再次失去了线索。

  现在所知道的唯一线索,经过将现场的碎尸整合之后,发现少了罗佑明和陈思羽夫妇俩。而且现场还有一块被割下的男性小腹,经过调查和与档案记载的对比,那明显就是罗佑明的。且不管下手人到底有多变态,在现场的那个环境下,从身体上割除了这么一大块血肉,估计罗佑明是凶多吉少了。倒是没有人在意罗佑明的其中一个姐姐的尸体也少了同样一块血肉,或者说发现了,但是却也只是被认为行凶之人残暴变态,想不到其他的情况。

  倒是现场,除了询问陈思羽的娘家人而得知还留下的一套衣服正是她的外,却是没有发现她所留下的痕迹。除了正常活动留下的指纹外,并没有发现陈思羽有任何血迹。

  因此,搜捕的具体对象就放在了陈思羽身上。这么一个大活人,而且又是一个女子,看起来应该是被人掳走了。再结合现场所留下的衣服来判断,犯人可能是看上了陈思羽的姿色,从而留下了她的性命,并且将她带走了。

  倒是那个被刻画在地板上正中央的,一看就是西方那些传说幻想中的魔法阵的图案,调查人员唯一疑惑的就是,这个图案是如何如同被刻上的一般,嵌入到地板里的,却想不到这个魔法阵实际上是真的。

  对了,还有一点。罗家惨案,罗家人显然是挣扎过,有的还想要逃出房门,但是这些人连大门都没有打开就被人以残暴的方式虐杀了。而根据记录,那晚听到房间内传出来的枪声之后,一共有三波武警,合计二十一人曾前往查看。这二十一人全都死在罗家的院子里。

  想要面对二十一个手持武器的武警而将他们全部击杀,要么对方有很多人,要么对方有重型火力支援、或者提前打了埋伏之类的。但是最终的调查,更加让人奇怪。现场的痕迹,剔除了己方武警所留下的,怎么看对方都不像有很多人的模样。至于对方的火力,这就更让人奇怪了。现场除了武警手中的武器所留下的弹痕和各种痕迹之外,就没有其他武器所留下的痕迹了。

  总之,罗家的惨案夹杂着许许多多的,很多的鉴证专家想破头都没有办法解释的诡异之处。

  调查罗家是不是惹到了什么不得了的势力,结果也是没有头绪。

  这件案子陷入了僵局,因为影响极其恶劣,领队的人没几天就被换掉了。但是换上来的这个人面对这件案子依旧是没有头绪。

  现在,只有对陈思羽的搜寻还在进行着。恐怕再等几天,就要扩展到顺天之外,甚至全国了。

  而这个时候,张研飞和王娟两人则是经过重重审查,坐着飞机大摇大摆的走了。至于陈思羽和变成了女人的罗佑明两人,则是用法术躲过了机场的审查,陈思羽提着一个巨大的行李箱,里面装着被五花大绑,塞住嘴巴,并且还在不停高潮着的罗佑明,躲在飞机的行李舱里,跟着张研飞一同回去了。
2017/10/23发表于:首发SexInSex

  前言:之前看到有人说写到猎奇的部分不太喜欢的,但是也有说喜欢的。总而言之,众口难调。再加上这篇文章算是我的随性之作(我是个兴趣使然的英雄……呸……H书写手),那就让我任性一下,由着我的性子来吧。不过以后,如果内容有什么猎奇的部分,我会在文章开头提示,不喜欢的可以跳过。

  其实我不是很擅长写一些奇奇怪怪的能力,但是既然是色文,又不想太花力气,这种设定就很必要了。不过这些奇怪的能力,全都要自己慢慢想,前面想的不周到了,到后面为了情节合理就又要自己开始加,所以总觉得会看起来奇怪。但是既然已经写了,那就只能硬着头皮写下去。而且,大部分人应该都是来看肉戏的,或者看肉戏中的男男女女的表现之类的,色文嘛,剧情要服务于肉戏(正经)。我又不是要写什么旷世巨著,我写的开心,大家看的也开心,那就行了。
  对了,如果大家有什么特殊的要求,可以在我最新发布的章节中回复,我平常没事也都会查看。若是有什么特殊要求,比方说什么特殊的『玩法』,特殊的能力设定,特殊的肉戏对象之类的。好吧,说的简单点,如果你们有什么特殊的要求,想要让主角干什么样的女人(真的存在的名人,或者假想的什么圣母、神女之类的),怎么干,那就提出来。反正这是篇主角无敌的色文,只要不是违反论坛规定的,我都可以尽量满足大家。

  最后,虽然说剧情什么的根本就不重要,但是也总不能一点都没有吧,要不然这就不是都市题材,而是家庭催眠题材了(笑),所以呢,我得给主角加个宿敌(肉山大魔王)之类的,能力上当然要比主角强,最起码也要旗鼓相当,要不然还算什么宿敌!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  「昨天凌晨,本市万寿路XXX号发生天然气管道泄漏,造成爆炸,并造成多人死亡,具体人数仍在统计中。」酒店的套房内,电视里的播音员用颇为严肃的声音,报道着,「有关部门已经介入调查,并在本市展开天然气管道安全调查工作,相关信息请关注我们的后续报道。」

  「爆炸?」张研飞听着电视里的新闻,不由得嗤笑了起来,转头对着一旁的王娟说道,「昨晚上我记得除了枪声,哦,还有叫声之外,那边没什么爆炸的声音吧?」

  「是……主人……啊……」王娟立刻回答,随即发出一声呻吟,将手按在了正在趴在她胯间舔舐的陈思羽的头上,似乎想要阻止她一般。但是这根本无济于事,她只能发出声音更大的呻吟。

  陈思羽正趴在王娟的胯下,右手的两根手指插入她的阴道中不停扣挖着,修长并修剪整齐的指甲不时剐蹭着阴道里那娇嫩的壁肉,刺激着里面分泌出更多的淫水。而她的嘴唇也覆盖在王娟的阴唇上,舔舐着她的阴户。时而还会咬住她那穿在阴蒂上的环,极尽挑逗之能。听到王娟的呻吟,她感到口中吮吸的淫水更多了,王娟越是用力按住她,她就舔舐的越发起劲,让王娟浑身颤抖不已。

  「哼,狗屁的安全检查,恐怕是全城搜捕吧。」张研飞听着王娟的呻吟声,享受着跪在他脚下那对姐妹花中妹妹的口舌服务,笑着说道,「昨天晚上我虽然把罗家的人都切成碎块,不过到底是容易辨认。只要知道罗家昨天晚上有几个人在,就能看出来少了两个人。罗佑明倒是不用担心,就算他们找到了也认不出来的。倒是你……」

  「请主人放心。」陈思羽听到张研飞的话,抬起头来,嘴角还滴落着淫水,也不擦拭,「就凭那些人,如今可抓不住奴下。」

  「那倒也是。」张凡点了点头。

  昨晚,在将罗佑明改造成一个女人之后,张研飞当场就能感觉到,那份跟随着自己身体而存在的业力被消去。业力消去的同时,他的魔力有了极大的恢复,甚至比起他过去半年所获得的魔力量还要多。

  而在这种情况下,本就素质极为出色的陈思羽,在张研飞的直接契约之下转化为他的奴隶,起本质的改变相比起当初签约王娟的时候可是极为不同的。虽然说王娟被张研飞花了大力气来改善体质,如今即便是陈思羽也比不上她。但是陈思羽极为优秀的素质,再加上张研飞刚刚恢复了不少魔力,在签约之后,她就直接转化成了半邪灵的存在。要知道王娟当初走到她这一步足足用了三个多月的时间。

  显然,这还不是张研飞的完全状态,如果他能够恢复到色欲魔神的巅峰……不,只需要巅峰一半的水平,若是签下了陈思羽这样素质极佳的奴隶,那陈思羽将会立刻被转化为完全体的邪灵,并掌握身为邪灵之主的所有权能。

  看来,张研飞的魔神之路还有很长一段距离要走。

  「不过主人,奴下有些担心。」高潮后的王娟,抬起头来,「罗佑明即便是被找到了也无所谓,但是思羽却不同,认识她的人一眼就能看出来。难道主人要她藏起来。」

  「嗯……」张研飞考虑了一番,顺便双手按住正在吞吐他肉棒的小丫头,将一泡浓精射入她口中,「藏起来倒也是个好主意,不过倒不用那种完全见不得光的躲藏。嗯……有些事情你倒是可以帮我做做,到时候由你来抛头露面,也是个不错的选择。」

  「主人打算让奴下做什么?」陈思羽问道。

  「昨晚恢复了不少的魔力。」张研飞踢开脚下的丫头,「这本来是件好事。但是恢复了不少魔力之后,我的感知力也有所上升。昨晚我发现,这个世界可不像我之前所感知的那样。最起码,跟我相同的存在还是有的,我们还不是独一无二的。」

  「……」听到张研飞的话,王娟和陈思羽两女都有些惊讶。

  身为张研飞的直属奴隶,她们所知道关于色欲魔神的事情更多。包括几千年前的阿斯莫代到底是如何战败身死的,以及当年跟地狱作对的敌人到底有哪些。在她们所获得的记忆中,阿斯莫代虽然无比强力,但是同样的,能够跟阿斯莫代为敌的,无一不是神通广大的存在,那些存在一个都不好惹。

  「主人的意思是……」王娟已经差不多明白张研飞想要做什么了。

  「不错,我要早点找齐七十二个邪灵之主,然后再次将我的邪灵军团建立起来。」张研飞点了点头,说道,「可惜了我的佩剑和战旗,如果能找的话……七十二个邪灵之主如果凑齐,便能让我威力最大的权能能够施展。而且只有找齐了七十二个邪灵之主,我才有可能完全恢复到魔神的巅峰状态。」

  「不过这个可不好找啊!」陈思羽想了想,说道,「奴下听姐姐说,主人在找到奴下之前,跟签下姐姐之时,已经有一年半的时间了。这么长的时间只有贱奴和姐姐两人,这想要找齐,可要费工夫了。」

  「是得费一点功夫。」张凡对着不远处正在看着手机的双胞胎的姐姐招了招手,将她搂入怀中,一边把玩一边说道,「还不是因为我的魔力太弱了,距离太远就无法感知。虽然昨晚恢复了不少,不过现在还是没法将感知距离扩大多少。每签下一个邪灵之主,我的感知力就会恢复不少。若是能签下二十个,那我就能获得很大的提升,最起码像顺天这整座城市,都在我的感知范围之内了。」
  「那主人想要奴下做什么?」陈思羽听到张研飞的话,问道。

  将怀中的小丫头挑拨的春情勃发,张研飞抱起她,肉棒插入她的体内,也不抽插,就这么整根顶在里面,感受的阴道肉壁厮磨肉棒的快感:「当然是要你帮我找女人了,只不过那些若是被我操过了却资质不够的女人,若是放出去总归是件麻烦事,再加上现在的局势,总会查到你跟我的关系,到时候也是件麻烦事。我得想想,看怎么安排才好。」

  「那奴下就等着主人的吩咐。」见张研飞如此说道,陈思羽就不再担心。她再次趴在王娟的身上,两人深情亲吻起来,下体更是双腿交缠,两个泛着淫水的阴户互相厮磨着,互相感受着快感的侵袭。

  「主人。」被张研飞肉棒插入的丫头,即便是张研飞没有抽插,也获得了高潮,面上春潮泛滥。

  这对双胞胎姐妹,姐姐叫做赵悠然,妹妹叫做赵悠含,都是18岁的年纪,去年九月才刚刚进入中戏表演系的一年级,听说打她们姐妹俩主意的人还不少,这才上学一年不到的时间,就已经有许多的导演和投资方找到她们,说是看中了她们姐妹俩,希望她们能演出。当然,这个所谓的看中是要付出代价的。

  不过姐妹俩本就洁身自好,而且家教极严。虽然说选择了这条路,将来是免不了要走上潜规则的道路的。但是这姐妹俩遇到了张研飞,那可就不一样了。不过,或许也不是不一样,不过最起码将来她们也是被张研飞一个人『潜规则』,而不用去服侍那形形色色,其中不乏恶心至极的男人了。

  如今,这姐妹俩也已经被陈思羽签约为奴隶,唯张研飞马首是瞻了。

  感受着高潮余韵的赵悠然见张研飞谈完事情,便将之前一直拿在手里的手机举了起来,放在张研飞面前,语带讨好:「主人你看,这是贱奴这一届的同学,主人看看可有看得上眼的吗?」

  没错,赵悠然如今已经成为了张研飞的奴隶,正在努力向自己的主人讨好,『推销』她的同学。她刚才已经甄选过一遍,将那些她看不上眼的人全都给剔除了。剩下的全是她感觉不错的,其中不乏跟她关系十分要好的朋友,当然也有跟她关系很不好的人。对于现在的她来说,一心一意服侍好张研飞才是头等大事,其他的一切都显得无足轻重。

  「这个不行。」张研飞顺着她的手一张一张的翻过手机中的照片,并一一做出点评。

  「这个还凑合。」

  「这个……这个一看就是平常被操的多了。啧……这才上学一年不到,看她的面相,估计都有七八十个男人上过了。看来人说演艺圈里面都是婊子和渣男,那是一点都没错了。这都还没拍上戏呢,屄都快被人捅烂了。」

  「主人说的是。」赵悠然笑嘻嘻的说道,「这个贱货可是咱们年纪有名的交际花,上次我还亲眼看到她跟几个五十几岁的老男人上宾馆开房。那几个老男人还拍了视频传的全校都是。她倒也无所谓。听说班主任找她,她吞了班主任不知道多少的精跟尿,这才没把她开除。」

  「哈哈哈,继续看吧。嗯……这个还不错……」

  「不行。」

  「好……这个很好……」

  最终,赵悠然不仅仅连跟她同届的,包括整个中戏都有名的那些校花啊之类的,全都给张研飞看了一遍。期间张研飞也是在她的子宫中射出巨量的精液。
  最后,张研飞在这么多漂亮女孩当中,选中了七个人。打算下午由悠然和悠含俩姐妹去邀请她们,就说一个愣头瓜脑的有钱人想要『认识认识』演艺圈的未来之星,而且还会给出丰厚的礼品作为回报。当然,最终这些被受邀前来的女孩没有一个能逃得过张研飞的肉棒插入的。

  王娟的这次公务是跟顺天市洽谈一桩公务,关于危险品运输资质的审核等一系列问题。虽然事情并不算大,再加上王娟的公司早就在国际上获得了危险品运输的资格,所有的审查全都合格,不过天朝办事的手续何其繁琐,因此也是花费了整整一周的时间。

  期间,王娟那漂亮迷人的气质,以及她不自觉间所散发的魅惑气息,也不知俘虏了多少人,很多人也是打听清楚她的丈夫只不过是个吃软饭的小白脸,甚至还有人打探到,到顺天的第一天,张研飞就泡上了中戏的一对姐妹花,而且还堂而皇之的将她们带入了他跟王娟所住的酒店套房里。更有甚者,那些对王娟非常上心的人打探到,第二天张研飞更是包下了另一间总统套房,带着八九个中戏的女大学生开起了无遮大会,而且还花了很多钱买了很多高档的提包、化妆品之类的送给这些学生。他们早就已经查清楚张研飞就是个毫无背景的普通人,所花的钱全都是王娟给他的。

  所以这些人是将这些事情,有的更是神通广大,拍到了张研飞正在跟一个女孩交媾,一旁还有许许多多全身赤裸的女孩在加油助威的视频,拿到了王娟的面前给她看。之后便劝王娟甩了这个混账。有的人甚至拍着胸脯保证,自己有办法让张研飞离婚之后一毛钱都拿不到。当然,目的都是要追求王娟了。

  而面对这些证据,王娟是露出了一副泫然欲泣的委屈模样,但是最终却都拒绝了这些人的『好意』。这让这些人全都诧异非常。妈的,都这样了,照片视频什么的全部都有,一看就知道是真的,但是这个傻女人居然还不放弃那个可恶的小白脸,真不知道这么傻的女人是怎么把公司做大的。

  这段时间,整个顺天几乎都是处于戒严的状态。毕竟张研飞和王娟两人在万寿路这么个重要的地方做出了惊天大案,虽然最终被用天然气管道泄漏、爆炸的由头糊弄过去,倒是让普通的老百姓相信了。但是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的那些人自然不可能就这么算了。这件事情对他们来说,那是一定要调查清楚的。这么重要的地方所住的一家人,居然就这么被人明目张胆的虐杀了。而当时在现场的人更是一个活口没留,全都被灭口了。甚至现场,包括街道上那么多全方位监控的监控探头居然在那段时间集体失灵。这背后到底是什么势力做的,实力之大也是让上面的人感到害怕。毕竟这要是找到自己身上来,那可不得了。

  罗家的人被全部杀掉,罗家四个女儿的丈夫家也都是有身份地位的家族,倒是好解释,也能让他们嘴巴严实,不把消息外传。但是当时死了二十多个武警,这可就不太好处理了。毕竟这些武警也有家人,现在消息或许能暂时封锁,但是终有泄露的一天。在这件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的现在,为了不引起恐慌,只得编造了一个因为打击毒贩而牺牲的谎言,每个人家中都发了丰厚的抚恤金,就是为了封口。

  但是这些动作当然是不够的,这边做着善后工作,那边已经开始全市封锁,机场、火车站、高速路口,只要是能够进出顺天的所有路口,全都是派了人严格盘查。

  如今他们所知道的消息并不多,而且现场所残留的信息非常少,指纹全都是只有罗家人的。倒是有一套看起来应该是陌生人所穿的衣物,但是经过警方的鉴证科调查之后,那套衣物上根本就没有残留过任何痕迹,不管是人的皮肤、汗液或是分泌物,一概全无。这让他们疑惑的同时,也是再次失去了线索。

  现在所知道的唯一线索,经过将现场的碎尸整合之后,发现少了罗佑明和陈思羽夫妇俩。而且现场还有一块被割下的男性小腹,经过调查和与档案记载的对比,那明显就是罗佑明的。且不管下手人到底有多变态,在现场的那个环境下,从身体上割除了这么一大块血肉,估计罗佑明是凶多吉少了。倒是没有人在意罗佑明的其中一个姐姐的尸体也少了同样一块血肉,或者说发现了,但是却也只是被认为行凶之人残暴变态,想不到其他的情况。

  倒是现场,除了询问陈思羽的娘家人而得知还留下的一套衣服正是她的外,却是没有发现她所留下的痕迹。除了正常活动留下的指纹外,并没有发现陈思羽有任何血迹。

  因此,搜捕的具体对象就放在了陈思羽身上。这么一个大活人,而且又是一个女子,看起来应该是被人掳走了。再结合现场所留下的衣服来判断,犯人可能是看上了陈思羽的姿色,从而留下了她的性命,并且将她带走了。

  倒是那个被刻画在地板上正中央的,一看就是西方那些传说幻想中的魔法阵的图案,调查人员唯一疑惑的就是,这个图案是如何如同被刻上的一般,嵌入到地板里的,却想不到这个魔法阵实际上是真的。

  对了,还有一点。罗家惨案,罗家人显然是挣扎过,有的还想要逃出房门,但是这些人连大门都没有打开就被人以残暴的方式虐杀了。而根据记录,那晚听到房间内传出来的枪声之后,一共有三波武警,合计二十一人曾前往查看。这二十一人全都死在罗家的院子里。

  想要面对二十一个手持武器的武警而将他们全部击杀,要么对方有很多人,要么对方有重型火力支援、或者提前打了埋伏之类的。但是最终的调查,更加让人奇怪。现场的痕迹,剔除了己方武警所留下的,怎么看对方都不像有很多人的模样。至于对方的火力,这就更让人奇怪了。现场除了武警手中的武器所留下的弹痕和各种痕迹之外,就没有其他武器所留下的痕迹了。

  总之,罗家的惨案夹杂着许许多多的,很多的鉴证专家想破头都没有办法解释的诡异之处。

  调查罗家是不是惹到了什么不得了的势力,结果也是没有头绪。

  这件案子陷入了僵局,因为影响极其恶劣,领队的人没几天就被换掉了。但是换上来的这个人面对这件案子依旧是没有头绪。

  现在,只有对陈思羽的搜寻还在进行着。恐怕再等几天,就要扩展到顺天之外,甚至全国了。

  而这个时候,张研飞和王娟两人则是经过重重审查,坐着飞机大摇大摆的走了。至于陈思羽和变成了女人的罗佑明两人,则是用法术躲过了机场的审查,陈思羽提着一个巨大的行李箱,里面装着被五花大绑,塞住嘴巴,并且还在不停高潮着的罗佑明,躲在飞机的行李舱里,跟着张研飞一同回去了。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12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  
评论加载中..